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在线教育爆火,只有这两类公司抓住了流量红利,60%企业恐倒闭

来源:猎云网公众号 2020年03月14日 00:14

今年 2 月,在线教育的需求全面爆发。

此前,从业者热议的话题一直是如何培育市场获取流量。 2019 年,在线教育大打营销牌,烧钱拼广告,花费几百亿也不过带来几千万用户。

疫情下,因为“停课不停学”,不花一分钱,就全面的提高了家长和学生对在线教育的认知,也使在线教育迎来爆发性的流量增长,有业者估测,至少为在线教育节约近 5000 亿的获客成本。

各大媒体纷纷预测,在线教育将成为疫情过后的最火行业之一,可能将改变在线教育获客难、获客贵,大部分呈亏损的状态,并在 5 年后迎来大爆发。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表示,决定着在线教育爆发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底层基础设施的变化,5G、AI等科技的发展和建设,家庭网络的普及和使用费用的降低,在提高在线教育效果的同时,令用户使用在线教育的门槛持续降低。另一个是形成完整产业链,即在线上教师培训、技术平台提供等产业环节上都有专门的服务机构。产业上下游的不断完善,将实现资源协同共振,不断降低企业成本。

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也引发了不少从业者的忧虑。

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中国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的观点较有代表性,他说,“如果一些教育机构因为承接不住大流量的涌入,而降低了教学质量,或者一些匆忙转向线上的教育机构不能给用户带来良好的体验, 4 月后将引来退费潮,机构仍然要面临重大打击。而很多用户可能会丧失对在线教育的信任,或者形成恶劣印象,短时间内很难扭转,反而可能成为在线教育的灾难。”

更让从业者担心的是,此次在线教育在全国的“被迫性”普及,还有可能给在线教育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由于教培行业具有产品标准化复制难、产品差异化难、评判标准复杂等特点,而大批量的用户涌入,在线教育企业是否有“招架之力”,教师及运营服务人员是否充足,服务是否跟得上,课程效果是否经得起检验,都将决定着其能否“有未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恐怕不是在线教育企业的机会,而是试金石。

有观点认为,今年一年内将有至少60%在线教育公司会倒闭,一大批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将被淘汰出局。

精锐教育CEO张熙表示,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没有正现金流,发展都靠投资,存在泡沫。

年初第一家宣布停运的在线教育企业明兮大语文,似乎也印证了这一推断。在其创始人王嘉树《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中,这样解释停运原因,“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了 4 个学年的课程研究,导致投入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产生巨大缺口。而最近融资中,投资方线下产业居多,因疫情放弃投资。”

不过,线下教育的被迫转型和竞争的加剧,也将带来在线教育模式突破和创新的可能。行业中可能出现黑马,正如淘宝后再有京东、拼多多。

但可以肯定的是马太效应将继续增强,头部企业的优势将进一步凸显。已经经过大量客户检验的产品和服务,势必仍将在这次疫情后,收获留存大批付费用户。已在教育行业布局多年的山行资本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的爆发使在线教育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增长爆发,现在就是比拼各家公司此前积累的能力。”

2 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增长 4 倍

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极大机遇,但未必利好每一家在线教育机构。研究表明,只有两类公司抓住了这次疫情的流量红利:

一是帮助实现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巨头,如阿里钉钉、腾讯教育、科大讯飞等,它们为各地中小学搭建线上平台。

钉钉自 2019 年 3 月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后,正式推出“教育钉钉”建立教育业务线,助力中小学校园教育数字化转型。在 12 月 17 日“教育钉钉”成为教育部在官网公布首批通过备案的教育类移动APP之一,然而彼时钉钉在大众心目中的定义仍然是“办公软件”。

而疫情发生后,钉钉教育支持平台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教育行业地位开始突显。钉钉于 1 月 29 日发布“在家上课”计划,紧急上线直播课堂等,支持全国大中小学远程教学后,使得其下载量暴增。在各大APP应用商店排名不断上升,甚至越居首位,随后也被中小学生屡屡推上热搜。

据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副总裁方永新 ( 花名大炮 ) 透露,自疫情发生钉钉上线在线课堂后,带来的用户增量至少是以前 10 倍以上。截止 2 月中旬,钉钉已经支持了全国超 30 个省份、300 多个城市的大中小学开课,覆盖超 5000 万学生。

这教育业务规模的扩大,让阿里巴巴集团看到了中国未来数字化教育发展更多的可能性,将加大投入力度,优化巩固钉钉在教育生态中的地位。方永新表示,“钉钉教育线团队规模约为 30 人,此后阿里巴巴集团将在人员、技术、资源上进行更多的投入。明年我们除了去服务更多的学校、教育局和教育厅之外,更重要的是把目前我们发现的一些学校、学校、老师的的新需求,做重点开发,提供增值服务。”

二是现有的在线教育龙头,如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iTutorGroup等。

中国平安旗下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成立于 1998 年,是全球第一家成立超 20 年的在线教育机构,为用户提供成人英语、对外汉语和青少儿英语、数学、语文、编程等真人在线互动课程,目前,已拥有数万名老师,每年提供超过千万堂在线互动课程。

iTutorGroup靠成人英语真人互动培训起家,后期逐步开发了青少儿K12 阶段课程,品类扩充至包括英语、数学、语文、编程在内的四门课程。并打造了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 TutorABC、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 vipJr,以及在线汉语教育品牌 TutorMing三个子品牌。

自 2 月以来,iTutorGroup全平台流量环比增长 4 倍,旗下青少儿在线教育品牌vipJr同比上涨215%,成人在线英语教育品牌TutorABC同比上涨了85%,单月注册用户突破了 100 万。

其中80%新增注册量来自免费公开课。

赖荣明表示,赠课的确是对外进行品牌和产品能力展示的一个机会,但要量力而行,且性质要单纯,保证质量和效果,“只有质量才能把流量留下来”。

目前,iTutorGroup的付费用户两个品牌各占50%,而vipJr增速明显更快。“过去三年我们在青少儿英语方面投入更多,未来将同时发力英语、语文、数学、编程,为客户打造一站式学习平台。”赖荣明说,未来vipJr将成为iTutorGroup未来战略重心。战略重心转移,并不代表成人英语需求的下降,而是在线成人英语培训方面TutorABC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产品已经相对成熟,未来一年TutorABC将更注重面向B端提供专业英语学习,打造“英语+”的概念。

在线教育目前最大成本投入是获客,而iTutorGroup除了利用TutorABC、vipJr,两个品牌的互相引流外,还背靠中国平安集团这个巨大流量池。“在线教育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池是很重要的,烧钱获得流量,势必导致盈亏不平衡。目前集团各专业公司都在帮我们推广产品,未来我们还将为集团旗下各公司定制课程,深度服务与协作互引流量。”

赖荣明坦言,今年也将面临着更大的工作压力,加快工作节奏。“其实我们原计划 2020 年底开放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但是疫情突发,考虑到学校和B端机构对于平台系统支持的迫切需求,我们最终决定将开放时间提前。”

iTutorGroup自研系统,目前技术团队已达 500 余人

在这次疫情中,在线教育的工具性被凸显,即其互联网属性更被大众认可,而教育属性则次之。大部分被迫投入在线教育的用户,抱有的想法是“特殊时期,教育有总比没有好。”因此对于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而言,这次短期的用户暴增有可能只是一次免费的公益,而真正能帮助其获得红利和留存的是教育服务效果和体验。

当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停止线下教学活动后,线下教育机构纷纷陷入焦虑,紧急求助寻找支持线上教学的开放平台。同时,各大在线教育机构通过免费攻势迎来大批流量,也迎来了宕机,微博中“XXX崩了”的热搜不断,评论中满是学生的吐槽。

iTutorGroup却是个例外,“其实创立之初我们也是应用第三方直播平台进行授课,但运营过程中,我们逐渐发现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服务不够精细,存在数据无法收集分析、依赖人工排课等情况,功能限制太多,如果定制,平台方要价又太高。”赖荣明对猎云网说。

自 2005 年开始,iTutorGroup 就投入到了一系列技术研发中,目前技术团队已达 500 余人,建立了动态课程生成系统、环球网络架构、在线学习系统以及可实现万人同时在线的全球智能讲堂等自研系统及平台。

“如今iTutorGroup的运营完全依赖自研系统,尤其这次疫情期间对B端学校、机构免费开放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运用了自主研发的AI智能相关技术,可以完成教学、教材分屏、智能排课、课后作业、在线会议等在线教育机构的一系列运营。”据介绍,未来中国平安还将在技术方面对iTutorGroup持续赋能,提高其产能产值,赋能教师与教研团队。

在线教育头部企业,更有争夺红利的实力,因为运营时间较长,对产品的打磨更完善,营销的经验也更加丰富,在突发疫情面前的反应也要更快。

“麦奇科技创建至今已经有 22 年了,线上教育行业中发展史这么长的公司是难得一见的。这是缘于在日常运营中我们非常注重财务规划,不会动用学员未消课的预付款。另外由于我们经历过非典、台风等突发事件的洗礼,已经为应对突发情况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和技术支持。” 赖荣明说。

在疫情发生之初,iTutorGroup召开了 4 个多小时的会议,对疫情形势做了分析和判断,并进行了紧急部署:全体员工取消休假线上复工,应对可能激增的用户;开启线上招聘,培训储备班主任和教师;对外开放每月 400 堂免费公开课,让学员平安在家学;捐赠 1 万套牛津英语课给战役一线人员,免费开放自主研发的在线学习平台麦奇云,并顺势在中国平安旗下子公司如平安好医生、壹钱包等APP中设立服务专区。

大年初三,iTutorGroup就实现了全员线上复工,从 1 月底启动线上招聘至今共 10000 多人投递简历,超过60%参加线上面试,录取 400 多人,为后续在线教育的爆发增长储备员工。“疫情期间陆续有其他在线教育公司停运,并向我们寻求援助,预计 4 月后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

不可否认,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短期的流量暴增,并提前了在线教育发展进程,然而能否将流量真正变为红利还要看疫情结束后各家的转化和留存率。


相关推荐

搞生鲜零售就是一场“红海行动”,你愿意吗?

有钱有势有想法,却未必能够在生鲜零售领域势如破竹,这或许是盒马鲜生告别福州市场给人最大的启示。2020年5月7日,盒马鲜生在福州最后的两家门店关闭,暂别福州市场。不过,即使盒马离开了,永辉、沃尔玛、大润发、朴朴超市等零售品牌依旧要在这座“新零售之都”继续鏖战。只是新零售之都少了新零售的始作俑者的身影,无论如何有些让人唏嘘。从盒马层面,肯定会强调关店开店不是很正常嘛。更何况盒马或许也碰到了竞争对手的强势封锁与围追堵截。不过,换个角度看问题,盒马从出生至今,也有着令同行羡慕不已的独特优势。第一,财大气粗,每一家门店的初始投入都是高标准高投入;第二,在流量方面有阿里巴巴提供流量的支持。第三,模式新颖,一出生就是全渠道,30分钟生鲜送货上门。即便如此,盒马还是退出福州,这一事件的意义,对于盒马是小事,对于行业是大事。一句话,在2020年,由于疫情带来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很多商超零售企业都获得了意外的增长,这种增长究竟是不是可持续的?这一年,各家企业究竟应该乘胜追击,还是想一想巴菲特的名言——“别人疯狂的时候我恐惧”?这个问题,关乎整个生鲜零售行业未来两三年的格局与走向。抢椅子与占坑受疫情订单(营业额)的大幅增加的鼓励,很多生鲜零售企业以及商超企业,在今年选择逆势扩展。比如叮咚买菜最近进入北京市场;合肥的生鲜传奇开始进军全国市场;2019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的钱大妈,于2020年3月在疫情中心武汉开出了当地第一家门店,继续扩张进入新的城市。在上市的商超零售龙头中,对于行业走势和战略选择也有明显分歧,对比一下大润发和永辉2020年的发展计划,可以发现,前者保守,后者激进。在虎嗅看来,大家对于形势的估计未免有些乐观。须知,以生鲜为核心品类的零售业,从来都是一场红海行动,你有思想准备吗?现在生鲜零售行业的格局,打个比方,像我们很多人玩过的一个游戏——抢椅子。很多公司年会上,我们都见过这个场景,假设台上有7个人,有6把椅子,音乐响起,大家绕圈走,音乐停,坐下,必然有一个人出局。抢椅子的游戏,椅子与人的比例始终是N+1,保证每轮只有一人出局。生鲜零售的格局比这残酷得多,不存在N+1的对应关系。搞不好,大家几败俱伤也有可能。疫情期间,从政府到投资人,再到从业者以及消费者,都意识到了零售业特别是提供生鲜的商超业态是城市生活的基础设施,地位十分重要,这是一次观念上的普及与进步。但是问题的另一面,一日三餐是刚需,刚需一方面意味着需求的普遍性,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一定条件下需求的稳定性,不存在流量玩法下爆发性增长的可能。就像好邻居总经理陶冶先生举的例子,一日三餐不可能因为你搞促销,就变成一天吃五顿饭。有人能在双十一这一天清空一年的购物车,但是有人能在双十一这一天,把一年的饭都吃回来吗?其实影响生鲜需求的核心因素还是人口变迁,但是如果在一年之内的短周期来看,这种因素也可以忽略不计,因此,生鲜零售就是个红海游戏,在总量方面一定时间内是此消彼长,疫情期间很多零售连锁渠道包括前置仓业态订单大幅增长,除了饮食结构带来的变化,更多还是一种渠道转移,由传统购买渠道(比如菜市场)像新兴零售渠道转移。但是这种转移,从需求端来看,也是一个漫长的迁移过程。而从供给端来看,扩张不扩张,一方面是看企业根据自己实际的战略选择。最近徐正在每日优鲜成立五周年之际发了一封信,信里说,他还指出,上半场拼模式,下半场拼内功。线上生鲜零售或许会比线下零售集中度要高一些,但是也不存在赢家通吃。换句话说,谁如果总想要在这个市场一家独大,干掉对手,或者鼓吹什么终极模式,都是徒劳。这个表态和当年徐正督战上海时似乎变了画风,特别是叮咚买菜兵临城下,过了百亿规模门槛的每日优鲜,反而谨慎了许多,一副占坑守成的心态。每日优鲜方面也表示,对于对手早期的补贴策略,不会跟进。不过,谨慎的不止是每日优鲜,还有大润发。要知道,今天大润发是有理由高调扩张的,在高鑫零售的2019财报里,正式宣布了线上生鲜电商实现全面盈利的消息。但是高鑫零售仍旧坚持“小心驶得万年船”。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2020年大润发的主要任务之一,是继续重构50家大卖场。同时做小业态探索,简单说,是一手抓存量进行改造,降本增效。一手做社区业态尝试。高薪零售首席执行官黄明端与每日优鲜创始人徐正,一个60后,一个80后,但是在生鲜零售的2020攻略这件事上,前浪与后浪不约而同的认为,效率问题才是生鲜零售关乎生死的问题。全渠道、小业态都不是救世主当然,没有人喜欢红海搏杀,所以才有人提出蓝海战略,号召大家跳出红海,另辟蹊径。但是非常抱歉的是,生鲜零售从市场空间的角度,本质上是不存在所谓蓝海的。所谓蓝海,用经典销售理论讲,就是让没有鞋子的人穿上鞋,让不喜欢戴帽子的人戴上帽子。对于瑞幸而言,那就是让不喝咖啡的人喝咖啡,几乎把咖啡馆做成了公益项目,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而生鲜零售即使有增量,那也不是“让不吃饭的人开始吃饭”,这显然是荒谬的。而且不结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吃素的人越来越多,所谓的人口红利也是有限的。很多企业可能会有不同意见,特别是这两年,线下零售企业开始线上化,开始做生鲜的O2O,这难道不是增量吗?对于一个企业的盘子而言,这当然是你的增量。但是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你的生鲜O2O,和线下的用户群重叠度有多高?换句话说,你是不是把本来有可能到店消费的用户,赶回了家里,让他们去网上下单,然后你再风尘仆仆的送过去?这相当于是自己的流量左手倒右手。第二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生鲜O2O与传统电商一大区别是,由于配送时效短、加上预处理的需求,很多商家都是自营配送,那么,配送这本帐算得过来吗?随着新零售的进行,生鲜零售O2O逐渐成为标配,越来越多的用户被教育习惯网上下单,坐等送菜上门。但是,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这也可能是一个新的“坑”。核心问题之一在于履约会产生额外的成本,而生鲜零售的客单价能否保住足够的毛利空间,以覆盖额外的成本?生鲜零售发展至今,大家越来越意识到,高客单的重要性。生鲜零售是天然的高频低客单价,要保证毛利空间,客单价必须要上去。每日优鲜方面表示,根据目前行业摸索的共识,每单70元客单价是一个及格线,100元每单则可以保证订单毛利。由于配送到门,加上品类的不断调整,使得前置仓模式中,用户有可能做一些集中采购,囤积部分日常用品。疫情使得前置仓企业获得了低成本的流量以及大量新增用户,以及客单价的提升。每日优鲜在疫情期间客单价冲到了平均120元。招商证券在调研报告中表示,每日优鲜疫情期间的毛利率达到了30%,毛利额高达36元。据虎嗅了解,疫情平稳后每日优鲜有所回落,但是仍旧能保持100元左右,每日优鲜也宣布全国范围内实现了正向现金流。线下零售商中,大润发表示自己的生鲜电商客单价一直在稳步提升,但是未见公布具体金额。进入2020年,mini业态兴起,除了品类核心定位在生鲜外,mini业态另一个特征就是双线通吃,可以到店可以到家,盒马侯毅先生甚至称之为生鲜零售的终极模式。永辉超市也是mini业态的积极布局者。究其原因,是mini业态的拥护者认为,这是目前最能结合前置仓与线下超市优点的业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社区生鲜店的客单价并不高。根据CCFA发布的《2018社区生鲜调研报告》,统计了全国74家样本企业,计算相关数据均值,描绘出社区生鲜的整体画像:门店面积约314平米,日均销售额1.7万元,客单价23元,生鲜销售占比高达53%,生鲜毛利率19.6%,生鲜直采比例27%,生鲜损耗率8%。请注意,到店的客单价居然仅为23元(平均了一线和低线城市),仅仅比便利店高一点。而在门店配送订单方面,有社区生鲜企业表示在30-50元之间,也没有达到前置仓企业发展早期60元客单价的生死线。另一方面,永辉超市2020年第一季度关闭74家mini店的事实,也说明,这个新业态还是个“小朋友”,它的成长成熟,都需要时间。曾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坪效的角度看,小店的坪效也没有办法和大卖场相比。因为生鲜社区店一方面核心品类更加聚焦和突出,但是同时也失去了不同品类相互打掩护,特别是相对高毛利的日百品类均摊拉高整体门店毛利的可能性。对于社区生鲜店的发展,主打这一业态的生鲜传奇董事长王卫曾经讲过,小店其实比大店难做得多,因为“容错率”太低。他还指出,客单价高低不是在消费者面前堆更多品类就能解决。其实涉及定位、选品、供应链、运营等方方面面的东西。红海中的蓝海思维其实,很多企业做全渠道,一方面是也希望能够在红海中找到蓝海,在存量中找到增量。另一方面,是觉得全渠道是数字化的必经之路。从整个零售业的发展来看,全渠道确实可以说是数字化的路径之一,但是是否是必要条件,业内其实都有争议。可以举出最大反例是,在北京市场,行业内普遍认为首航超市的生鲜做得好,精细化程度很高,一年在北京市场也有几十亿元的销售额,但是直到疫情期间,首航也没有进行线上化的探索。首航超市创始人刘意华是一个谈起商品来滔滔不绝的人。在他的带领下,首航更强调的是生鲜商品的精细化,希望能够在2020年实现生鲜真正的单品管理。比如,一天销售结束,首航超市可以知道自己黄瓜这一单品卖了多少数量,挣了多少金额,黄瓜们的毛利率是多少?这个思路,实际上已经打破了“零售商”过去以门店为核心进行核算的思路。徐正在公开信中有个表达,每日优鲜要“将整个业务价值链条分解成一个一个最小颗粒度的运营动作”,这句话可能拗口,但是上述黄瓜的例子也可以是注脚之一。前置仓业态也不是全渠道。每日优鲜合伙人兼COO孙原则认为,全渠道目前更多的是一种流量上的增量,但是能不能真正带来效率的提升,则是另一回事。对于每日优鲜而言,从运营角度看,提升仓的作业效率是目前进一步打磨模式的重中之重。从仓内来看,目前效率还是不错的,“每人一天的打包的效率是在120单到150单的样子,然后一单的客单价是100块,这样一个人一天的产出其实是1万多块钱,一年其实就相当于是300多万元了。”孙原介绍说。需要突破的是仓外的配送效率,孙原指出,商超的人工成本大约是10个点左右,前置仓要做到配送费的人工成本控制在5个点内,加上仓内成本和大仓成本,总成本控制在8-9个点,这样前置仓的人工成本不会比超市更贵,而仓租金又低于门店。整个模式就可有盈利的可能。而对于前置仓而言,重要的则是继续丰富自己的品类,进一步抢占用户的钱包份额,这才是存量中的可变增量。也就是说,即使不能改变消费者消费生鲜的总量,但是可以改变他钱包中消费生鲜品的结构,进而通过自己的优势品类,去占领消费者心智。她还指出,生鲜零售与一般电商不同。比如服装产业之所以非常适合电商,是因为服装行业毛利高且连接成本高,电商可以极大的降低连接成本(获客成本)。而生鲜零售的刚需属性,使得其连接成本并不很高,但是属于低毛利。意味着必须要向供应链成本要效率,只有真正优化降低供应链成本,才能在低毛利的品类中获得足够的毛利额。而在这方面,模式本身并不是决定因素。“如果定价定的不准,10个点没了,然后损耗控制不好,10个点又没了,然后人工效率控制不好,房租谈贵了5-6个点,其实每一个环节产生的效率的抖动,都可能超过你模式本身带来的增益。”孙原对虎嗅表示。所以徐正在公开信中也表示,练拳不练功,到头一场空。这个功指的的就是作为一个零售商的内功与本分。他认为,生鲜零售的百亿规模也只是小组赛,2020年即将迎来的是淘汰赛。从这一点上来说,已经实现生鲜电商盈利的大润发,对2020年采取了比较谨慎的态度,并非偶然。一方面,黄明端认为,经过改造,大卖场这一业态,仍旧能焕发新的生机。数字化的改造使得大润发看到了效率提升的成果。这里说的数字化,包括前台后台管理上的一系列动作。另一方面,疫情的影响以及生鲜零售竞争环境的激烈变化,还有消费者选择的多样性,都使得生鲜零售赛道始终是鲜花与荆棘共存,稍有不慎,就可能前功尽弃。就如同高鑫零售在2019年年报中所讲,对于2020年,“我们会在种种不确定性中持续寻找确定性。”

2020年05月12日 11:58

租客网:写字楼招商工作如何开展?

写字楼作为商业地产的典型代表,对于地区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一幢好的写字楼就像一个磁场,不断吸引着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刺激着大楼自身的发达人脉网络,给入驻写字楼的企业,以及当地的经济都会带来一系列的正面效应。如此快速的发展,“写字楼”功不可没,据官方数据显示,早在2011年,深圳市福田区63栋亿元楼共实现税收407.36亿元,相当于全区税收652.2亿元的62.5%。数据庞大,占比更是惊人,甚至有人将“写字楼”比喻为“垂直的印钞机”,由此可见写字楼带来的经济效益,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经济的蓬勃发展加上高额利润的“诱惑”,导致越来越多的开发商都开始瞄准了“写字楼”这片蓝海,全国各地的写字楼都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与传统的住宅楼有一定区别,写字楼的门槛较高,并且对于开发商的专业性以及能力也比较高,但是开放商的能力参差不齐,也就导致了写字楼之间的差距明显,入驻的企业,以及带来的效益都有着明显的区别。如何做好写字楼的招商工作?相信这是很多写字楼开发商都在思考,并且头疼的问题。如今随着国内经济的迅速发展,写字楼也在迅速兴起,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如何在充满竞争的市场中吸引租户变得至关重要。一栋写字楼的成功需要一个或多个大租户。尽早确定一个大租户对超高层建筑来说十分重要。大租户租用面积大是部分原因,另一方面,大租户为写字楼项目带来直观的可信度,有助于建立品牌声誉。大租户可以降低项目风险、促进招租进程、为招租业务提供成功动力,并帮助增加出租率。而目前摆在写字楼开发商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一些大型、优质、知名度较高的写字楼出现人满为患,企业争先恐后的进驻,而与之对比,一些知名度较低的中小写字楼却显得有些萧条,写字楼出租难,空置率高,大楼盖起来就已经花费了不小的成本,再加上这漫长的空置期,确实伤不起。而租客网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这些问题,租客网实现房源全覆盖推广,写字楼开放商选择与租客网合作,推广问题便迎刃而解了,除此之外,租客网还与众多主流大媒体合作,将房源挂在租客网,不仅能保证房源快速出租,而且房源的曝光度增大,同时也提高了品牌的知名度,对于写字楼开放商来说,确实是最优质的选择!

2020年04月28日 10:14

租客网:一线城市房租何时降温?

近年来,我国的中介市场出现中介不文明现象层出不穷,中介机构在经营过程中手段表现良莠不齐,其中包括房屋购买和租赁中介。市场消费者呼吁中介市场,“携手诚信中介,共建规范市场!”消费者积极捍卫自身的权利。我国法律和社会治安也在通过各个途径对中介市场进行严格的规范。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中规定:第六条 房屋租赁中介机构从事房屋租赁中介业务,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一)登记出租人、承租人自然状况,身份证件种类、号码,户籍地址和租赁房屋地址,租赁期限、联系方式等;境外人员登记中文和外文名字、护照或者边境通行证号码等。(二)承租人为流动人口的,告知其到所在地公安(边防)派出所依法申领居住证或者办理寄住登记。(三)承租人为境外人员、承租房屋在城镇的,告知其在二十四小时内,承租房屋在农村的,告知其在七十二小时内,到所在地公安(边防)派出所办理居住登记。(四)督促出租人、承租人双方到房产主管部门办理房屋租赁登记备案手续。当前的中介机构不诚信的方面主要表现在:1、租客质量方面的参差不齐。房东通过中介机构介绍到的租客质量与中介提供的租客信息大大不符,因为租客素质低下,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对于房屋的伤害进一步增加,导致了房屋的质量受损。2、中介市场的信息参差不齐。信息诈骗从而获得资金的利益在市场上非常多见,部分中介机构提供了相应的虚假信息在获得一定的利润之后,就否认自己的诈骗行为,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房东和租客双方的资金损失。3、房屋质量的参差不齐。部分中介机构通过一定的软件,对于出租的房屋的真实信息进行深加工和包装,与原本的房屋信息基本不符,导致租客在无法真实接触到房屋的现实情况下,被部分中介机构提供的不真实信息所欺骗,等到真正接触到租赁的房屋时,已经无法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以上都是现在市场中最普遍的中介不诚信行为,中介本是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产物,它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市场的需求,同时也推动了经济的发展。但是任何事物都存在两面性,部分不诚信的中介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同时也会成为市场经济发展的桎梏。一个诚信的中介平台成为当前房屋租赁最急迫的需求。而租客网是网络信息发展的产物和宠儿,由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倾力打造,它的出现满足了互联网发展和房屋租赁的双重需求。同时,租客网涉猎的范围极广,只要你想租就能租到,除了老婆,你都可以在租客网上按需找到你信赖的租赁信息。中介市场的良莠不齐已经让消费者渐渐失去了对中介的信赖,消费者的呼吁已经不仅仅是社会诚信问题。租客网秉持着“既可租,何必买”的经营信念,始终坚持诚信可靠的服务原则,为消费者提供一个安全放心的网络租赁平台!

2020年04月25日 11:21